关于语言的句子

句子大全 / 好词好句

他这一声喊,浑厚而沙哑。就像天空滚过一阵闷雷。

他话匣子一开,活像自来水龙头,一拧开就哗哗往外流水。

他越说越起劲,嗓子好像缺油的滑车一祥。吱吱地直响。

他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老王,你吃****啦?喊什么?”

一句话到他嘴里,老是半天说不清楚通红着脸,逼得头颈上的筋络一根一根绽起来。

她的声音异常柔和,像软软的扯不断的丝,唱到悲壮的地方,她的声音又是十分凄厉,像深夜里战场上的号角。

他醉得舌头像裹着棉花,话在嘴里打滚。

他的笑声越来越高,响亮和壮丽得像两把剑相击一样。

她说得挺流利,一句接一句,像瀑布似的。

她说起话来噼里啪啦,节奏很快,快人快语快性子。

她嘴上没把门的,肚子里有什么就揣什么。

这女人像响嘴鸭子似的,整天呱呱啦啦!

“常言道:‘男儿有泪不轻弹。’你是堂堂的军官,哭得像个娘儿们,不害羞?”

俗话说:有爱孙猴儿的,就有爱猪八戒的。林子大了,啥鸟都有。

他们俩也很想弄个明白,但大权没在手,干着急,只是狗咬刺猬棗没处下嘴。

他最擅长用外国话演讲,响亮流利的美国话像天上心里转滚的雷,擦了油,打上蜡。一滑就是半个上空。

他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,今天就像黄河决了口,简直什么也拦挡不住了。

嗓音悠扬,像小溪流水,欢快,从容。

她的话条理分明,而且连数字也似一串串珍珠,从口中滚滚而出。

他说起话来哗啦哗啦好像翻倒了核桃车子。

她走了,撒下一路银铃般的笑声。

他生性寡言,不善辞令,可一旦敞开语言的闸门,就有股撞倒南墙不回头的气势、他说话直来直去,从不拐弯,发起脾气来,一句话能把人砸个跟头。

小姑娘一经鼓励,又活跃起来了,她那花朵般的小嘴巴蛮伶俐,又呱呱地说开了。

我想把那件不幸的事告诉他,可是那些话凝成了冰,重重地堆在肚子里吐不出。

就像金色的朝霞光芒一露便将大地催醒。苏菲娅的歌声一开始便紧紧扣住了听众的心弦。

他的语言节奏十分紧密像一堵排列整齐的篱笆,使对方不能轻易插进嘴去。

她就像一部永不生锈的播种机,不断地在孩子们的心田里播下理想和知识的种子。

在他们之间,倦怠地慢慢地开始像蛛网一般牵牵扯扯的谈话。

这几句话从她那刀片一样的嘴唇中间吐出来,字字好像带着刀刃。

他的话越说越快、越脆,像一挂小炮似的连连地响。

她嘴里咕哝着:“跳蚤不大,非要顶起被子来不可!”

他今天居然也动手干家务活了,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!

他平时话不多,说起来总是慢腾腾的,像钉子钉(dìng)在木板上似的,一句是一句,没有废话。

老师的告诫是让我不断进步,像芝麻开花一样一节更比一节高。

他快乐的响亮的笑声使这片夜空下的草地震动,好像草地也欢舞起来。

你真是鬼拜花堂棗死作乐。都这阵了,还满不在乎。

这些话虽然骂得很轻,却像重锤一般砸在我的心上。

这哭声很苍凉,很悲愤,一阵紧似一阵,好像激流出闸,一泻而不可收。

这声音喊得那么甜,像春风从耳吹吹拂,如清泉在心田流过。

这句话就像钩子似的钩住了大家的心弦,算是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了。

这姑娘的话如同大地渗出的泉水,清清亮亮,自自然然,没有泡沫,也没有喧哗、这话不软不硬,恰似一根藤条儿,打在他心上。

他放声大笑,那笑声从他那宽大的胸瞳里冲击而出,形成巨大的声浪。

她细声细气地说,就像清泉潺潺地流淌。

他强压怒火说:“你小子老鼠舔猫鼻子枣胆子不小!”

他们俩也很想弄个明白,但大权没在手,干着急,只是狗咬刺猬枣没处下嘴。

她的语言如珠走玉盘,圆润可人。

他的课初听似乎滋味不浓,听久了,便会觉得像噙上了话梅,越琢磨越有后味。

他说起话来,像炮筒子一样冲,全是火药味儿。

老师的话,如同阳光温暖着我的心。

那姑娘的话,钢针似的刺进我的心窝儿。

妈妈这句话,像一根火柴,点燃了我心中的希望。

嗓音一出。稚嫩脆甜,声声如爆豆一般。

她一个字一个字地、慢慢儿地说着,好像吐出一个字,就有百斤沉重。

他说话时像一个老练的演说家一样的明晰有力,而且能极自如地运用丰富的词藻。

母亲又唱起了那支婉转得像羊肠子一样的催眠曲。

她的话越来越快,语声越来越脆,像一挂小炮似地连连地响。

他的声音很低,却圆润响亮,音调像银子般纯净。

老人说到这里,忽然停住,犹如那被弹得过急的弦儿,突然崩断。

他看完信,叫得像母鸡下了蛋,一分钟内全家都知道这消息。

怒吼声宛如爆发的山洪,响彻四面八方。

琅琅的读书声从各个课室里飞出来。像动人的童声大合唱,音符满天。

他的话像开了闸的水,哗哗流个没完。

他今天居然也动手干家务活了,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!?

笑起来声震四座,好像一只公鸡报晓。

他大声地懒洋洋地愉快地讲话,俨然是一位“常言道:‘男儿有泪不轻弹。’你是堂堂的军官,哭得像个娘儿们,不害羞?”

她红嘴白牙地向我表功,好大的口气,也不怕风吹倒了牙。

他嘴里像含着一个热鸡蛋,说话慢吞吞的。

她像机关枪连发一样,非常干脆地一阵讲完了。

芝麻粒儿大的事儿,给他一吹,就会有天那么大。

老师的谆谆教诲,像一股暖流,流进她那早已枯竭的心田。

他像断了弦的琴,声音突然顿住了。

她娓娓讲来,细水长流,口齿清晰,脉络分明,有如牵丝引线一样。把听众引人毅中。

他的声音很低,却圆润、响亮,音调像银子般纯净。

这人的嘴巴好像没有笼头的野马,不知道他扯到哪里去了。

这个家伙一定有鬼,说话比拉屎都费劲,好像嗓子眼扎了一根鱼刺。说不清,道不白的。

这姑娘的话如同大地渗出的泉水,清清亮亮,自自然然,没有泡沫,也没有喧哗

她只要一开口讲话就又清又脆,快得像机关枪似的。

只要不开口,神仙难下手。如今不管我怎么问,他只回答一句“不知道”。

扫一扫手机访问

发表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