培根随笔的名言警句

名言大全 / 名言警句

当你不再是昔日之你的时候,就再也没有希望活下去的理由了。

死与生同样自然,也许对于婴孩而言,死与生同样痛苦。

但是对死亡报以畏惧的态度,将其视为应该交纳给自然的贡品,应该视为丑陋恶劣的行为。

谣言好像是过去叛乱的遗物,其实它倒是未来叛乱的前奏。

渴望的东西少,恐惧的东西多,这实在是一种可悲的心态。

幸运就像市场,如果你能多逛一会儿,物价往往会下跌。

那些写书说名望如粪土者都没忘记把他们的大名印在扉页。

语言犹如展开的挂毯,心像意念都显得在其图案中,而思想则如未打开的挂毯,心像意念只是被裹在里面。

复仇战胜死亡,爱情蔑视死亡,荣誉渴望死亡,悲哀奔赴死亡,恐惧抢占死亡。

用物质来供奉的爱情,当你停止给予的时候,它就很快消灭了。

形体之美要胜于颜色之美,而优雅的行为之美又胜于形体之美。

一贯一往无前的人,一点停下脚步,就会自暴自弃,判若两人。

友谊不但能使人走出暴风骤雨的感情而走向阳光明媚的晴空,而且能使人摆脱黑暗混乱的胡思乱想而走入光明与理性的思考。

当危险逼近时,善于抓住时机迎头痛击它要比犹豫躲闪更为有利。因为犹豫的结果恰恰是错过了克服它的机会。

鲜肉腐烂了就会生蛆,同样,良好的礼仪规章也会堕落成一些繁文缛节。

毫无疑问,如果奇迹就是统摄自然,那么它们大多在厄运中出现。

给人撒谎就等于说他不畏上帝而惧世人。因谎言直面上帝而躲避世人。

真正可怕的,并不是那种人人都难以避免的一念之差,而是那种深入习俗、盘踞于人心深处的谬误与偏见。

一无所长的人总要嫉妒别人的长处,因为人的心灵不是靠自身的善滋养,就是以别人的恶为食。一个人缺此,必然要吞彼;一个人无望达到他人的长处,必然要压制别人的幸运来打个平手。

出生的幼崽总是其貌不扬,革新也莫不如此,因为它们都是时间的幼儿。

对舞台而言,爱情有时候是喜剧,有时是悲剧;但对人生来说,爱情却总是招致灾祸,它有时候像一位塞壬,有时候像一个复仇女神。

复仇心令人战胜死亡,爱令人蔑视死亡,荣誉感令人追求死亡,悲伤令人飞向死亡,恐惧令人全神贯注于死亡。

如果不能得到回爱,就会得到一种深藏于心的轻蔑,这是一条永恒的定律。

有害的并不是掠过心田一晃而去的虚假,而是上文所说的沉积心底、安如磐石的虚假。

弄虚作假犹如金币和银币的合金,它可以扩大金银的流通,但却贬损了它们的价值。

勇气总是在第一次付诸行动时效果最好,然后就会很快失效,因为“勇气”二字是最容易虎头蛇尾的。

就像婴儿畏惧黑暗一样,人类对死亡的恐惧,也由于听信了太多的鬼怪传说而增大。

爱情原来就是如此的,对方如果不以同样的爱情作报酬,那么就是暗地里在轻蔑你。

的确,一个人念念不忘报复,就等于让自己的伤口经常开裂,否则,它就会愈合的。

深思一下吧!说谎者是这样的一类人,他敢于狂妄地面对上帝,却不敢勇敢地面对世人!

一个人尽管既不勇敢也不痛苦,但反反复复做同一件事的腻烦也足以令他萌生死念。

蚂蚁是一种在聪明的自为的动物,但在一片菜园里就是一种害虫了。同样,过于自爱的人必定是有害于公众。

真理也许等价于一颗珍珠,只有在日光下映照才现尽璀璨,但却赶不上钻石,红玉它们在光怪陆离中大放异彩。

有一技之长者鄙读书,无知者羡读书,唯明智之士用读书,然书并不以用处告人,用书之智不在书中,而在书外,全凭观察得之。

如果她对别人的痛苦怀有同情,那就表明她的心脏像那高贵的树一样,她流出治疗或者镇痛用的香树脂的时候,自己也受了伤。

许多大才大德,凡夫俗子是不明白的,最低级的才德他们赞不绝口,中等的才德使他们惊讶称奇,最高尚的才德他们浑然不觉,表面文章和貌似才德的假象最投合他们的脾胃。

正直坦白才能凸显人性之光华与柔美,虚伪行骗就好像是在金银制币中掺杂了合金,虽然使用起来或许更方便,但却降低了其成色与纯净。

求知太慢会驰情,为装潢而求知是自欺欺人,完全照书本条条办事会变成偏执的书呆子。

人的心灵如若不能从自身的优点中取得养料,就必定要找别人的缺点作为养料。由于自己的缺陷无法弥补,因此需要损伤别人来求得心灵的宽慰。

最美的刺绣都是以暗淡的背景来衬托明亮的图案,而绝不是以暗淡的花朵镶嵌于明亮的背景之上。

真理好像阳光,在它的照耀下,人世间所上演的假面舞会,远不如在半明半暗的烛光下更显华丽。

也许真理恰如磊落的天光,所有假象,盛典在烛光下显得典雅堂皇,但经它一照,则难免穷尽其相。

蒙田在探讨谎言为何可耻可恶时说得真好:“仔细想来,说人撒谎就等于说他蔑视上帝,惧怕凡人。因为谎言是直面上帝而逃避凡人的。”有人预言:基督再来时,他在世上将难遇诚信。因而谎言是吁请上帝审判人类的最后钟声。

头一个犯罪仅仅是触犯法律,而对该罪实施报复则是取代法律。

登高岸而濒水驻观舟楫颠簸于海上,不亦快哉;踞城堡而倚窗凭眺两军酣战于脚下,不亦快哉;然断无任何快事堪比凌真理之绝顶,一览深谷间的谬误与彷徨、迷雾与风暴。

斯多葛派对死亡未免过于推重,他们大力筹办,使死亡显得愈加**。

荣誉就像河流:轻浮的和空虚的荣誉浮在河面上,沉重的和厚实的荣誉沉在河底里。

美貌的人并不都是有其他方面的才能。因为造物主是吝啬的,他给了此就不再予彼。

真理是赤裸裸而不加掩饰的日光,在这种日光中上演假面剧、哑剧和世上的凯旋式,远不及在烛光中壮观和高雅。

世间少有真正的友谊,而在势均力敌者之间这种友谊更是罕见,惺惺惜惺惺不过是世人惯常的夸张。真正的友谊只存在于身份地位有上下之别者之间,这种朋友才可能风雨同舟,休戚与共。

幸运产生的美德是节制,厄运造就的美德是坚忍。从道德上讲,后者更富有英雄气概。

比如赛跑,速度并不依赖步幅多大,抬脚多高。同样的道理,办事要快,靠的是抓得紧,而不是揽得宽。有些人一心想的是短期完工,或者把没办完的草率了结以求得办事快捷的美名。然而以简练求快是一回事,以省略求快又是一回事。

既然人身旁簇拥着那么多能战胜死亡的帮手,死亡就未必那么可怕。复仇战胜死亡,爱情蔑视死亡,荣誉渴望死亡,悲哀奔赴死亡,恐惧抢占死亡。

善犹如宝石,以镶嵌自然为美;而善附于美者无疑最美,不过这美者倒不必相貌俊秀,只须气度端庄,仪态宜人。

人若死于孜孜追求之中或伤于热血沸腾之际,当时是不大感到疼痛的,因此一颗专一向善的心灵就能避免死的痛苦。

追求真理,是像他求爱求婚;认识真理,是与它相亲相依;相信真理,是用它尽兴尽欢,所以真理才是人性的至富至善。

有经验的老人做事叫人放心,而青年人的干劲则鼓舞人心。如果说,老人的经验是可贵的,那么青年人的纯真则是崇高的。

君王犹如天上的星宿,能带来清平时世,也能招致祸患年月。

读史使人明智,读诗使人灵秀,数学使人周密,科学使人深刻,伦理学使人庄重,逻辑修辞使人善辩,凡有所学,皆成性格。

过去的已经过去,不可挽回,明达之士则着眼于现在和未来;所以对往事耿耿于怀只是狠心回不去而已。

"死亡的声势比死亡本身更为**。”**,惊厥,面无血色,亲朋哭泣,黑衣黑幔,丧葬仪式,诸如此类使死亡显得憷目惊心。

爱情无孔不入;它不仅能钻进敞开着的心扉,而且还能钻进戒备森严却偶有疏忽的方寸。

任何事一旦从你嘴里问出来,效果似乎就比你主动讲出来得好,因此你不妨装出一副与平常不同的脸色,从而设下诱饵,让人发问。

妻子是青年时代的情人,中年时代的伴侣,暮年时代的守护。

选择最好的吧,因为习惯会使它变得令人感到愉快和容易。

急于求成时将行之事乃最危险的因素之一,因为那就像医家所谓的预先消化,肯定在体内留下许多没法吸收的物质,然而留下难以察觉的病根。

愤怒的情感并不能体现上帝的正义,凡施压强制别人信仰的人,肯定具有本身的目的和私利。

行使职权时,进言献策一律欢迎,切不可把提供信息的人看做好事之徒拒之门外,而应该热情接待。

人们注意到出身高贵的人对崛起的新人心存嫉妒,因为双方的距离有了变化。这就像视觉上的错觉一样,别人在前进时,他们总以为自己在后退。

死亡的临近对英雄豪杰影响甚微,因为这种人到了最后一刻仍不改本色。

谎言之所以博得人们的欢心,并不仅仅在于,人们在发现真理的过程中会遇到困难和需要做出努力,也不仅仅是在于,真理一旦找到,也就对人们的思想施加了影响,而是在于,人们对谎言自身有一种天生的、尽管是堕落的爱。

有人报复时喜欢让对方明白报复的来由,这还比较豁达大度:因为其中的快乐似乎并不在乎伤人,而在于让对方悔罪;然而卑鄙狡猾的懦夫却像飞来的暗箭。

幸福中并非没有忧虑和烦恼,而逆境中也不乏慰藉与希望。

天性好比种子,它既能长成香花,也可能长成毒草。人们应当时时检查,以培养前者而拔除后者。

掩饰是一种荏弱的策略或智谋,因为要知道什么时候该讲真话,什么时候该办实事,都需要强健的心智,因此孱弱的**家都是掩饰大家。掩饰的习惯是一种障碍,一种贫弱的表现。

人心要么从自己的优点中汲取养分,要么从他人缺点中寻找慰藉。缺乏前一种,就得靠后一种过活。而那些无可救药、不可能练就他人那样美德的人,就会诋毁别人的美德,以求得平衡。

人们宁愿相信谎言,也不愿意追随真理。其原因不仅由于探索真理很艰苦,也不仅由于真理会约束人的想象,而是由于谎言更能迎合人类拥有的某些劣根性。

说谎者是这样一类人,他敢狂妄的面对上帝,却不敢勇敢的面对世人。

适时判断什么事应当公开做,什么事应当秘密做,以及什么事应当若明若暗地做,并深刻地了解这一切的分寸和界限;适当暴露事件中真实的某一面,目的却是为了掩盖真相中更重要的那部分。

也许真理恰如磊落的天光,所有假象、盛典在烛光下显得典雅堂皇,但经它一照,则难免穷形尽相。真理也许等价于一颗珍珠,只有在日光映照下才尽显璀璨,但却赶不上钻石、红玉,它们在光怪陆离中大放异彩。

对于教内人士,统一会带来和平,而和平是一种能树立信仰、广布爱心的福祉。教会将由表面的和平转化为内心的和平。而且,宗教的统一使信徒们不再忙于争辩,转而全心投入到教义的研究上,写出更多宏伟之作。

人之性格可长成芳草亦可长成杂萎,故畅适时浇灌前者而除后者。

掩饰是一种荏弱的策略或智谋。因为要知道什么时候该讲真话,什么时候该办实事,都需要强健的心智,因为孱弱的**家都是善于掩饰的行家。

扫一扫手机访问

发表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